一点点关于我和Google以及Google Reader

我并不是在Google Reader上知道Google Reader将在2013年7月1日被关闭的消息的。
那天是3月14日的早晨,我去参加一个培训,就没去办公室,要不然,我一定还是会在我的电脑上,用Chrome浏览器知道这个消息。在公交车上,用手机上打开微博,看到这个消息,很吃惊,虽然之前已经有新闻说Google会关闭Reader,但没想到这么快。同时,有点小郁闷不爽,也很无奈,说实话,我真的很喜欢Reader的,虽然很多时候我都在把几百或是1000+的条目“mark all as read”。

继续阅读全文 »

日记一则

《老子》曰:善者不辩,辩者不善。
这几日参加在四川青城山下的“经典中国·寻根乡土”读经冬令营,亲自读经,虽然数量质量都有些水分,但还是对于王财贵教授提出的“读经教育”有了些了解。在此不多说,因网上都可查到。其中理论,有赞同的,也有很多还是不能认同,在此也不辩对错了。

继续阅读全文 »

怀化,2007-2011

  从四年前九月中旬的那一个下午,我与父亲提着大包小包坐汽车从家里来到这座城市读大学,到上个月中旬我拿到了本科毕业证从这个城市离开;四年,感觉说快也不快,慢也不慢,就这么过去了。

  在这座城市里生活了四年,绝大部分的时间是呆在学校里面的,和学校外面没有太多的接触,就如同来到这里的第一个晚上,我看着这个城市慢慢亮起来的霓虹灯火,感觉到的那种没有归属感的迷茫感觉,始终我未能走进这个城市,我不属于这里。但这里,还是有一些东西,陪伴我走过了这四年。

继续阅读全文 »

大学毕业了

不知道上次拥有这样的情绪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或许就根本未曾有过。

同学一个个都差不多走了,我也最终将离开,没有找到工作,未来还是一片空白,而持续了一个多月的毕业设计冲刺也让人身心疲惫。那种伤离别;那种迷茫、厌世;那种失去了大学校园的保护而带来的没有安全感和没有归属感。

总之,莫名的伤感积压在心头,发泄不出来,一直就这么背负着。我觉得我还是不够坚强,这个时候很想哭。

继续阅读全文 »

做了一回临时邮差

  当最后一张明信片也顺利送出去的时候,我感到莫名高兴。

  这两天,我做了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当一名邮递员,把那些学校收发室里没能正确写好地址而导致不能正确投递的部分信件和明信片一一找到它们的主人,把它们投递到了他们的手中。因为在postcrossing网站有注册,所以自己知道应该会收到一个外国朋友的明信片,却一直没有收到,去收发室的“死信”信箱里找,果然让我找到,同时也发现里面还躺着一大堆没有正确投递的信件,于是这个想法就在我脑海中产生了。我将那些地址还算清晰,我自认为能够找到人的信件和明信片全部清理了出来,然后开始了工作。

继续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