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访桂林抗战纪念物两处

2020年7月,十二年之后,再次游玩桂林。顺道寻访桂林的抗战纪念物两处。一为桂林灵川县大圩镇的“抗战阵亡将士暨死难同胞纪念碑”;二为桂林市区七星公园内的“三将军及八百壮士墓”。

首先探访的是离桂林不远的灵川县大圩镇“抗战阵亡将士暨死难同胞纪念碑”。大圩镇是一个旅游小镇,看上去还算古色古香吧,江边可以坐船,还可以去江中的岛上吃农家饭。不过我觉得都没什么特色,不吸引我,就都没去。达到古镇后我便一路穿街走巷,过了镇上的德福桥,来到了位于古镇一条老街上的太平门,“抗战阵亡将士暨死难同胞纪念碑”就门东侧的路南边立着。

大圩古镇太平门
古街太平门
抗战阵亡将士暨死难同胞纪念碑
纪念碑在太平门一侧
抗战阵亡将士暨死难同胞纪念碑
纪念碑

碑文从右至左竖书共三列,分别为:

  奉建

  抗戰建國陣亡將士暨死難同胞紀念碑

  中華民國二十七年七月七日大墟鎮各界人士建立

根据来自网络上灵川县图书馆的资料:

碑高二○五厘米。宽九十厘米。真书,上下两款字径四厘米,主文字径八厘米。此碑系民国二十七年七月七日,抗日战争进行一周年之际,为纪念在抗战中牺牲的前方将士以及受日本侵略军蹂躏而死难的同胞,进一步激发广大民众的抗日热情,时任大圩镇镇长朱同,根据当时临桂县政府的指示,向大圩镇各界人士募捐所刊立。碑文为当时在大圩小学任教的青年教师陈道明先生所书。此碑原竖于大圩镇泗灜街尾操场上,一九四四年十月,日本侵略军入侵大圩前夕,当地群众将此碑就地埋藏,免遭破坏。后操场被避为菜地,碑石被遗弃于街旁的漓江岸边,二○○四年七月,该街委会组织街民将碑石重竖于此。


翌日,探访桂林市内的七星公园“三将军及八百壮士墓”,在此吐槽一句桂林市七星公园,门票好贵啊,这样一个市民公园怎么收50元的门票啊,要去看七星岩还要另外收钱。真的,不值得。为了探访抗战纪念物,忍痛买票入园。

入园后发现园内爬山的路被封了,说在查地质灾害,那早说啊,我就不买票啊。不管了,来都来了,闷头上山。爬得我一身大汗之后,终于在普陀山半山腰见到了这次得目的地,“三将军及八百壮士墓”。

八百壮士墓
八百壮士墓

壮士墓碑文:

  陸軍第卅一軍一三一師三九一團抗日陣亡

  八百壯士墓

  一九四六年一月 立

殉职纪念塔
殉职纪念塔正面
殉职纪念塔
殉职纪念塔背面

墓旁有纪念塔一座。正面碑文:

  桂林城防司令部參謀長陳公濟桓

  陸軍第一三一師師長闞公維雍

  陸軍第三十一軍參謀長呂公旃蒙

  殉職紀念塔

背面碑文:

  維雍、濟桓、旃蒙同志暨守城陣亡將士千古

  英風狀節

  蒋中正

殉职纪念碑题词
纪念题词碑文
殉职纪念碑题词
纪念题词碑文

纪念塔的旁边是四块题词纪念碑,分别为:

  “浩氣長存” 李宗仁敬題
  “伯涵師長吾兄 千古 英靈永峙” 白崇禧敬題
  “伯涵師長殉國紀念碑獻辭 雨重山城若 飈狂敵寇驕 全湘隨席卷 疲桂決肩挑 地裂沈孤壘 江翻湧怒潮 秀峰親灑血 應作墓門標” 張任民拜題
  “民國三十五年七月 流芳千古” 羅鐵青

纪念塔的后方,则是三将军的陵墓。

阚维雍墓
阚维雍墓
陈济桓墓
陈济桓墓
吕旃蒙墓
吕旃蒙墓

纪念塔的侧面,还有一座新修的纪忠亭。

纪忠亭
纪忠亭

在整个墓地的最前方,是文物保护纪念碑、三将军传以及桂林抗敌忠骸纪念碑。

三将军及八百壮士墓文物碑
三将军及八百壮士墓文物碑
桂林抗敌忠骸纪念碑
桂林抗敌忠骸纪念碑
陈济桓传
陈济桓传
阚维雍传
阚维雍传
吕旃蒙传
吕旃蒙传

桂林抗敌忠骸纪念碑碑文摘录于下:

桂林抗敌忠骸纪念碑

  倭夷寇华之第八周年,集锐从湘北湘南湘西以趋桂北,转而西进,图由粤汉湘桂黔桂诸路,打击大西南后方诸重镇,以威胁陪都。我广西党政军领袖秉承最高当局意志及政策,实施坚壁清野,引敌深入之战略,以贯彻预定之游击战、持久战、歼灭战;衡阳即退,全、兴告警,乃有桂林防守军队,组织命新民组训团警,配合军队,担任桂西方面之游击战;以第八区保安司令陈恩元氏担任桂北桂东方面之游击战;本役殉国之陆军少将、一三一师师长阚维雍氏,追随城防司令韦云淞,三十一军军长贺维珍各率所部担任市区全局之防御;现调广西省保安第二团团长、原任三九一团团长覃泽文,率领本役殉国诸先烈担任漓江东面地区之警备;凤年则率队追随当轴警卫省府西移。部署既定,敌我接触,十月二十九晨展开剧烈的攻防战,呼声动天地,壮气塞山河,士卒杀伤过半,敌军死亡盈万,历十三昼夜。我军全市焦土久战无援,雾雨滂沱,盟机被阻,而敌增援突袭,分进合击。笔架山、猫儿山最先陷落;越数日,普陀山被敌突破;甲山、屏风山、月牙山相继失陷。我军屡次进袭,终以众寡悬殊,旋得旋失,最后三九一团指挥所,及第一营指挥所,偕同第一连、三O三直属机连、输送连、特务排、防毒排、山炮排、野战第三医院各单位之一部,暨卫生队之全部,总计官佐士兵伤兵等八百有余人,被围于七星岩内,敌以毒气围攻诸忠烈,遂集团殉国。自中正桥炸后,市郊阻隔。阚师长亦战殁于东镇门,鸣呼!烈矣方事之殷,泽文在七星岩内率众死拒,迨前岩阵地炸毁,将士多被窒息,乃率残卒由后岩突围出,环视存者,仅数人焉。岁月如流,今昔殊致,三十四年夏,国军由山地各路反攻,盟机夹击,而敌以道远援绝,久战失利遂于八月下旬屡战屡却,仓皇溃退。新民、泽文、凤年等,先后协同国军率部驱敌,收复桂市,喜河山之再造,念忠烈之前熏,请于政府拨款二十余万元,分命广西省保安第二团,桂林市政府清洁队,桂林警察局卫生科、工程队、清洁队,暨东江警察分局全体动员,搜岩敛骨,合葬诸忠烈遗骸于桂林普陀山侧霸王坪之巅,勒碑昭训,而系以铭曰:天柱地维,国魂不死,田横蹈海,壮士踵起,信国殉宋,瞿张殉明,毕生气节,青史英名,赫赫忠烈,集体成仁,气吞三岛,志覆两京,如雷如霆,如桂斯馨,普陀之山云苍苍,漓江之水清且长,两间正气何磅礴,千秋万代为国光!

  桂林市政府市长苏新民敬撰
  桂林警察局长谢凤年敬书
  中华民国三十四年十二月日立

本次探访的两处桂林抗战纪念物保存都相对完好,其中可能大圩古镇的相对差了一些。这也是我第一次探访广西壮族自治区的抗战纪念物,希望自己以后有更多的机会再来广西各地探访抗战纪念物。

发表评论

 

Scroll Up